废文网

字:
关灯 护眼
废文网 > 亭舟相望 > 分卷阅读14

分卷阅读14

衣带落至手臂。他脱xia外套,然后抓着陆宛亭转shen,撩起长袖大T恤,说:“生日快乐,宝宝。”

肩带一吊一垂,louchu半个左ban乳。向阳舟注视若隐若现的乳tou,shi指挑起,挂在指上,然后低tou,微微侧着,鼻尖蹭着鼻尖,绵柔地亲吻陆宛亭的唇。

片刻,run亮的四唇分离,却仍然贴着,向阳舟轻轻说:“带zi勒疼我了。”shi指与中指捻住手里的肉豆,打转。陆宛亭抱着他后腰的手爬上xiong带,摸索到pi扣,解开。纤细的手移至xiong前,停在那两个粉nen的圆上。

卧室很静,偶有落叶的沙沙响。

向阳舟脱xia陆宛亭的xiong罩,两手盖上乳峰,微曲十指,接着说:“好像有dianzhong。”立在他xiong上的手指diandian乳tou,指腹绕着它在乳晕上缓行。kuaxia薄薄一层的布料不堪yingwuding压,两侧灌风。

向阳舟松开手,推着指尖,跨过腰窝,褪xianeiku,穿过gufeng,抵达陆宛亭的tui心,是湿hua的。他贴着她的肩窝,低声说:“好舒服。”游走于乳晕的手顿了几秒,紧接着ting起的乳tou被nuan和的手心包裹,抵着它小幅度地转起圈。

shi指慢慢推jin汪汪的阴daokou,向阳舟揽起陆宛亭的左tui,紧贴着kuabu的pi带,他哑着声说:“紧。”盖在xiong膛上的双手停xia,向xia直行,跃过pi带,从两侧挤jin三角,缓缓上xiahua动,刮到些许阴mao。湿漉的甬dao已然hanru三gen手指。

向阳舟猛xi一kou气,chouchu手,大力地将陆宛亭推倒在床心,大步跨上床,背对着她的脸,跪在双峰上。他nie着那瘦盈盈的腰,半俯上shen,说:“我脱不了。”伸展在腰边的手臂抬起,抓起pi带,松开,笔直的阴jing2冲着斜上方。

向阳舟xia趴,腹bu蹭到陆宛亭的乳tou。shi指指腹扫过阴阜上棕褐se的痣,五指捋顺阴mao,然后举起白花的大tui,厮磨nei侧。双唇挪向漫shui的daokou,zhong胀的阴di挤churuan肉,通红的阴唇收扩不停。他肆意地洒chu急切的re气,扯着声带:“chushui了。”ai抚着他大tui的手犹豫片刻,绕到shen前,攀上肉zhu,抹去沿途碰上的粘ye,堵住mayan。

an着陆宛亭大tui的双臂猛地用力,将其大大打开,压成外八。向阳舟探jin觊觎已久的湿地。she2尖环行大阴唇三周,忽的,折返一gu扎ru不断倾泻aiye的甬dao里。在他禁锢xia的大tui不知从何蓄力,一蹬,绷紧脚尖直指衣柜,夹磨他的耳朵。陆宛亭chukou皆是破碎的呻yin:“噢!向……向阳舟……嗯……不要!”双tui却更用力地并拢。床单皱成一片。

不平整的she2苔一遍遍扫过紧贴阴daoneibi,沾着aiye的唇ban又yun又xi,带起阵阵shui啧声。不停尝试收拢的双tui把阴di都磨得chou搐不已,陆宛亭仿佛飘在云中,每一步都是虚无,伸手就能chu2及天堂。她仰着tou,ding着kua,夹着tun,绷着tui,她叫,她yin,右手死死地an着mayan,左手也去追寻那zhu温re。

凌乱的呻yin与呜咽戛然而止:“啊!”陆宛亭忽然瞪大双yan,上弓腰腹,xiashen蓄存的tiyepen泻而chu,砸在来不及避开的脸上,滴ru宝蓝se的床单里。可一切还没结束。

向阳舟胡乱地抹了把脸,半起shen,扯过安全套,颤抖着手dai上。一刻也等不急了,一秒也耽误不起了。他抱起陆宛亭发ruan颤抖的双tui,一xiatong了jin去!大岔的双tui间,cu长的阴jing2疯狂地chouchuchajin。

凶涌的qingchao吞噬着这里。

向阳舟gaogao举起他悉数的yu望压向迷失在ding撞里的陆宛亭,拉着喑哑的声音:“宝宝,叫我,叫我!”陆宛亭扣挠yan前不断晃动的背,哭啼着喊:“老公,向阳舟……”shenxia人的嘤嘤啜泣与求饶就像兴奋剂一样刺激着向阳舟的神经。他叼起那yingting的乳tou,埋tou蛮gan1,大jin大chu,毫无章法。

突然,包着阴jing2的阴唇紧紧锁住他,盯牢他,xi附他!他憋足气,狠狠往那最深chu1一cha,就在不断倾泻粘ye的甬dao里彻底释放了!发麻的toupi瞬间大开mao孔,迫切又贪婪地xiru新鲜的空气。两人就像刚从gao速漩涡里脱险一样,四tui盘缠,唇贴唇,xiong脯剧烈起伏。

良久,向阳舟沉稳的声音打破寂静,他说:“我ai你。”

陆宛亭睫mao一颤,淌chure泪:“我也ai你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长日光yin 青楼sao货养成日记 父皇,请入住后宫 混混和他的乖乖 脔宠 系统之绝色尤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