废文网

字:
关灯 护眼
废文网 > [穿书] 拒为娘受 > 分卷阅读163

分卷阅读163

城,刘慕辰便盘算着在路边买个幂篱,毕竟城里熟人太多,他突然诈尸活了过来,要是把谁给吓chu个魂飞魄散,那他的罪过可就大了。

不过,令他没有想到的是,当他走jin上京城的那一刻,最先魂飞魄散的人,却是他自己。

刘慕辰站在他与萧炎初见的寻玉楼前,gan觉自己好不容易回nuan的shenti又重新如坠冰窖。

素来繁华re闹的街上,一批批shen着白se孝服的人穿梭而过,他们低垂着tou,脸仿佛霜打了茄zi一般,透着一gu让刘慕辰窒息的悲伤。在他们中间,一kou巨大的金丝楠木梓gong被几十个扛夫团团围住。白se的幡旗和纸扎随风飘扬,发chu令人心颤的悲鸣,耳畔回响着和尚dao姑的chui奏诵经声,调zi跌宕起伏,听在刘慕车耳里却恍若雷击……

刘慕辰掀开面巾,难以置信地望着从自己面前缓缓而过的人群,他在那里面,甚至看见了许多熟悉的脸孔……

“不……这不可能……”

刘慕辰颓然地往后退了一步,他好像得了失心疯一样拼命摇tou,他想过无数次和这些人重逢的画面,可唯独没有料到,竟是以这样的方式。

萧恒,韩勋,魏青寒,韩珂,莫许……

他们一同穿着孝服,是因为谁?还有,这满城的白绫和哭声,这浩大的chu殡仪式,又是为了谁?

普天之xia,除了在金銮殿上叱咤风云的那位九五至尊,谁又能当得起这普天同哀的丧葬?

刘慕辰像一只断了线的木偶,他面se惨白,牙关颤得咯咯作响:“不可能……不可能……”

他tou一次希望自己没有遇见唐新,没有听见那些不绝于耳的赞mei之词,至少这样,他还可以欺骗自己,那个人还没有继位,他只是回去了一会儿,再不济,这只是送萧世显chu殡的队伍,和那个人无关……可是……

“啊――啊――”刘慕辰双膝磕地,他紧紧闭上yan睛,tou疼得几乎就要炸裂,他用失去知觉的双手抱住自己的脑袋,yan泪像辣椒shui一样直直淌xia,liujin他满是裂kou的五脏六腑,连着三魂七魄都被烧得如置炼狱。

“萧炎……萧炎!”刘慕辰倏然睁开yan,yan看那巨大的梓gong就要被抬chu城门,他忽然发疯似地往外tou跑去,然而还没跑几步,胳膊肘却被人从后tou狠狠拉住了。

“gan1扰国丧,可是要没命的。”拉住他的男人劝阻dao。

刘慕辰哭得耳鸣鼻sai,只知dao有人拉住了他,在他耳边模模糊糊地说着话,他挣脱了几xia,发现那人的力dao异乎寻常地qiang横,忍不住吼dao:“我早就没命了!五年前我就没命了!我不在乎!”

“可有人会在乎。”声音断断续续落jin刘慕辰的耳中,xia一刻,他死命挣动的shenti忽然被人从shen后紧紧抱住。

就在那一刹那,刘慕辰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。

“你若是不惜命,他会再疯上五年……”刘慕辰止住了哭声,他能gan觉到有人伏在他的耳畔说话,那声音透着不可名状的颤抖,一xia又一xia撞在刘慕辰的心tou:“你能想象么?午夜梦回,他一个人游dang在偌大又森冷的gong殿里,shenti的每一chu1gan知都在思念你的余温,他在金銮殿前烤肉、在风雪交加的御风林骑ma、他走jin空无一人的王府,躺在你们曾经缱绻缠绵的那张床上,明明是炎炎夏日,shenti里的血却和鬼耶谷冰室里的冰zhu一样终年生冷……”

刘慕辰闭上yan,yan泪越liu越凶,他沉声dao:“我说过,无论发生什么,都不允许他发疯。”

“他也不想疯,他也想好吃好喝让你安心,可是……”贴在他耳畔的唇慢慢xia移,刘慕辰gan觉到自己的肩膀有些湿run,男人深深xi了kou气,沉声dao:“思君成狂,半dian不由己。”

刘慕辰暗紧双拳,满是泪shui的脸上渐渐浮chu笑容,他低垂着tou,仍由男人将tou埋jin自己的肩膀……

“我回来的事,是唐新告诉你的?”

良久,他缓缓开kou,shen后却没了应答,剩xia的就只有在脑中无限放大的chou泣与chuan息声。

“这场国丧,也是你刻意安排的?”

唇she2在白皙的肩上留xia一个个红印,慢慢地,往刘慕辰的颈上移去……

“你要让萧瞻登基,为何?”

唇she2掠过脖颈,贴着刘慕辰的脸颊,一diandian挪到他的嘴角……

鼻息交rong,两人唇齿相交的那一瞬,刘慕辰倏然睁大yan睛,只觉此生所有的qing愫,都倾注在这缠绵而深重的一吻中……

“为了离开这个曾经让他们天人永隔的地方……”他将人紧紧箍在怀里,几乎要rong成他的血,化成他的骨:“为了陪他一生一世,不离不弃。”

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雅俗共赏(H) 食梦貘 宠情欲ai(H) 皇夫 双重人格受被酒吧老板攻XXOO(H) 校医有病